Sarajevo

脑洞一时爽,码字怂成狗
被饥饿炸出水面的潜水党
巨怂

只是一个片段试水

#ooc预警
#应该算是刀x
#4.27快乐




他来到了陵园,在一块墓碑前站定。
矮小的天使雕像双手合十,面带悲悯,像是在祈祷,更像是在倾诉这世间的不公,向它那至高无上的主。而它的翅膀——裂痕在它的双翼上延展开来,它们太单薄了,无法守护墓主人的安宁。
他蹲了下来,拨开碑前的杂草,露出了雕像的底座和上面的铭文。他伸出被包裹在战术手套中的手,指尖顺着字母的凹陷缓慢地描绘着。
Here lies……
似乎是写不下去了,他所幸收了手。看着指尖处防滑垫上细小的划痕,他撇了撇嘴,翠绿色的眼中闪过一抹自嘲。他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了一片巴掌大的纸片,纸片在这双扣过扳机握过利刃的手中翻转折叠,逐渐成型。也是这双手,破坏了棺木,挖开了泥土,在一个雷雨之夜将他带回人间。
而现在,在他脚下约六尺深的位置,那具空棺埋葬的只有一个法外之徒的悲惨往事。
微风夹着泥土和植物的清香吹过,撩起了他额前白色的刘海。发丝弯成一个柔软的弧度,他目光低垂,好像又嗅到了拉萨路池和硫磺的气味。
他将成品放在雕像的底座上,随后站起身来,表情平静得如同事不关己。
“忌日快乐,Jason Todd。”这不只是对葬在此处的那位少年英雄所说,更是对他自己。死亡将他的灵魂硬生生刨成两半,一半被留在此处。而有违常理的复活让另一半带上了愤怒的尖刺,只得在世间游荡。
所有人都是过客,这个破碎的灵魂注定孤独。
他离开了,不忘抹去绝大部分自己来过的痕迹,除了一只红色千纸鹤。

=========
第一次发文,怂的一p,跪求轻喷